转:如何应对日本入常 ??

问题:二战后的联合国机制还可持续到何年?

  
http://www.zaobao.com/special/forum/pages6/forum_jp080722.shtml

就汉秋的《中日关系的改善必须坚持原则》所提出的问题,回答如下:

  是的,我们不能为了赢得货币麻将的胜利,就去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毕竟,伤害感情的理性,只配享用愚蠢之名。日本领导人参拜供奉有战犯的靖国神社、伤害亚洲人民的感情,就是这种愚蠢的典型例证。

  所以,我完全赞同“中日关系的改善必须坚持原则”:善用理性,维护并增进中日友好的民间感情。当然,对于伤害彼此友好感情的愚蠢理性,我们也要坚绝斗争。

  那么,对于日本政府的钓鱼岛主权挑衅,应该如何斗争?别忘了,从1951年9月8日至1971年6月17日,钓鱼岛在实际上受美国托管。在1972年2月28日中美签订三个联合公报之前,美国为什么要借日美“归还冲绳协定”,在钓鱼岛主权的归属上预留伏笔、埋下中日之争?

  在此,我个人认为,中国政府对待国际争端坚持外交解决,不但令人鼓舞、更加令人起敬。然而,这样冷静的外交斗争,在有些国人看来,过于软弱、过于无能。例如在朝核问题、伊核问题上,有些国人就更加推崇美国的好战声明和军事调动。对此,我问过国内的基督徒们,尽管他们对(基督教文明的)美国,内心充满友好,但他们对中国政府的外交努力、更加赞同,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爱是恒久忍耐。”在他们的眼里,中国政府的外交忍耐,体现的是 “爱”人类、体现的是“爱”和平。请问,还有什么比“爱”更能让人肃然起敬?

  所以,维护和平,外交斗争,这是充满“爱”的理性。坚持这样的理性,就是符合人性的最高原则。中日关系的改善必须坚持这样的原则。难道这样的原则伤害到你的感情?

  言归正传,现在回答你的主要问题:“那么,请问面对日本“入常”(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强烈呼声,从你所说的大局出发,中国又该如何回应?莫非赞成?”

  当然赞成,因为没有理由不赞成。观点如下:

  一、安理会的会员资格必须符合民主制度所要求的独立性原则。

  比如说美国和英国,同属于北约,那么就应该退出一个。当然,依据这样的原则,法国一旦重返北约,就应该“退常”。人若失去独立性,就失去人权的完整;国家若在防务上失去独立性,就失去主权的完整。所以,主权都不完整的国家,进入安理会,是对民主的嘲弄。

  安理会若不确立民主制度所要求的独立性原则,其改革就是在进一步嘲弄世界人民的感情,是在开民主的倒车,是在走霸权的逆行。

  二、日本入常必须符合上述资格要求。

  只要美国不从日本撤兵,日本入常就不符合上述资格要求。所以,我们既然支持日本入常,就希望日本妥善处理好日美关系,争取早日具备入常资格。

  月映天江

《转:如何应对日本入常 ??》上有2条评论

  1. 2008-07-24 01:53:07 seekamor
    愤青不一定是坏事,当年孙中山领导一群愤青推翻清朝,毛泽东领导一群愤青大破一个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中国。最可悲的是那些整天盛世赞歌,对百姓不闻不问的人。想必读FT的人都是有些素质的,西方的体制不一定适合中国,但是那是西方文明从古代希腊到现在英美稳定政体的精华所在

    2008-07-24 01:27:45 liextend
    2008-07-17 02:36:13 maomingjiang 许知远焦躁而不安,他和无数希望中国迅速文明、民主、富强的受过高等教育同时接受西方现代文明洗脑的知识精英一样,忧虑而清醒地看到国家重病在身,一针见血地指出症结之所在。但他找不到药方,中国的问题是如此复杂,即使是他所攻击的体制,他自己也是既得利益者之一;即使比他更深刻、更有行动力、更深爱这片土地的先辈,努力的结果却事与愿违;不管是西学强国还是复兴传统,首先招来的是口水与争吵。中国被历史老人恶毒地点了魔咒嘛?如果非要找出一条中国之道,在我看来只有四个字:从我做起。面对中国的现状,阿Q一点的话可以说:生于忧患。你我在历史微小的时间段里生于此患弊丛生的土地,既是不幸,也是幸运,因为我们有机会推动她进步。 maomingjiang,我爱你。。。。。。。

  2. 人民币不能继续升值

    读者:siemens
    2008年7月25日 星期五

    FT中文网编辑:

    读了《人民币需进一步升值》一文后,我觉得正当苏联崩溃后的休克疗法造成的巨大和长期创伤逐渐被人们遗忘的时候,又有人跳出来了。

    实际上,这是一种没有任何实际操作经验的人的空洞理论。任何经济体都经受不起一种依托其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的巨大变动,特别是一种人为安排的巨大变动,因为人为安排的代名词就是考虑不周到。

    谈人民币的升值、利率等问题,必须是对各种重大影响因素综合考虑和权衡之后,在各国利益的博弈之后达成的妥协——这里没有最佳答案。如果有,也仅仅是有利于某一国的最佳答案。

    因此,从这个角度,作为一名独立学者,作为一个对全球经济负责任的国际机构,应当跳出其惯有的依托于现有发达经济体的思维模式,跳出其惯有的对发达国家成熟经济体成功经验的沾沾自喜,毕竟,中国复杂的经济现状、迥异的人文价值观是欧美等发达国家所没有的。

    不断以自己固有的观念对某国施加压力的后果是:又一个可能可以支撑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的消失甚至毁灭。

    最好的方法还是数学线性规划的方法:逐步推进,逐步调整,尽量做到每步最优。注意:这里没有“改进”两个字!

    读者:siemens

    注:读者来信仅代表读者本人观点。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