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如何应对日本入常 ??

问题:二战后的联合国机制还可持续到何年?

  
http://www.zaobao.com/special/forum/pages6/forum_jp080722.shtml

就汉秋的《中日关系的改善必须坚持原则》所提出的问题,回答如下:

  是的,我们不能为了赢得货币麻将的胜利,就去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毕竟,伤害感情的理性,只配享用愚蠢之名。日本领导人参拜供奉有战犯的靖国神社、伤害亚洲人民的感情,就是这种愚蠢的典型例证。

  所以,我完全赞同“中日关系的改善必须坚持原则”:善用理性,维护并增进中日友好的民间感情。当然,对于伤害彼此友好感情的愚蠢理性,我们也要坚绝斗争。

  那么,对于日本政府的钓鱼岛主权挑衅,应该如何斗争?别忘了,从1951年9月8日至1971年6月17日,钓鱼岛在实际上受美国托管。在1972年2月28日中美签订三个联合公报之前,美国为什么要借日美“归还冲绳协定”,在钓鱼岛主权的归属上预留伏笔、埋下中日之争?

  在此,我个人认为,中国政府对待国际争端坚持外交解决,不但令人鼓舞、更加令人起敬。然而,这样冷静的外交斗争,在有些国人看来,过于软弱、过于无能。例如在朝核问题、伊核问题上,有些国人就更加推崇美国的好战声明和军事调动。对此,我问过国内的基督徒们,尽管他们对(基督教文明的)美国,内心充满友好,但他们对中国政府的外交努力、更加赞同,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爱是恒久忍耐。”在他们的眼里,中国政府的外交忍耐,体现的是 “爱”人类、体现的是“爱”和平。请问,还有什么比“爱”更能让人肃然起敬?

  所以,维护和平,外交斗争,这是充满“爱”的理性。坚持这样的理性,就是符合人性的最高原则。中日关系的改善必须坚持这样的原则。难道这样的原则伤害到你的感情?

  言归正传,现在回答你的主要问题:“那么,请问面对日本“入常”(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强烈呼声,从你所说的大局出发,中国又该如何回应?莫非赞成?”

  当然赞成,因为没有理由不赞成。观点如下:

  一、安理会的会员资格必须符合民主制度所要求的独立性原则。

  比如说美国和英国,同属于北约,那么就应该退出一个。当然,依据这样的原则,法国一旦重返北约,就应该“退常”。人若失去独立性,就失去人权的完整;国家若在防务上失去独立性,就失去主权的完整。所以,主权都不完整的国家,进入安理会,是对民主的嘲弄。

  安理会若不确立民主制度所要求的独立性原则,其改革就是在进一步嘲弄世界人民的感情,是在开民主的倒车,是在走霸权的逆行。

  二、日本入常必须符合上述资格要求。

  只要美国不从日本撤兵,日本入常就不符合上述资格要求。所以,我们既然支持日本入常,就希望日本妥善处理好日美关系,争取早日具备入常资格。

  月映天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