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晕经济:公务员(与垄断国企)涨工资

切,政府公务员群体是利益集团,路人皆知啊。
顺带骂一句:什么鸟人翻译CPI这种骗人的术语?不会说中国话么?

原文链接

   按说,垄断企业涨薪不能想涨就涨,其工资上调方案须上报国资委分配局。尽管如此,我们仍须看到,一些企业娴熟于暗度陈仓,垄断企业高管们当然不会直接与政 策抗衡,但会以“智慧”的方式,比如以福利的方式实现利益均沾。从纸面上,并未涨薪,但实际上,各种福利早已纷至沓来。这种招数早已为世人心知肚明,招致 公众怨言鼎沸。

   这真是一个让人沮丧的现象,公务员工资上调有条不紊(甚至神不知鬼不觉)地施行,往往一调成功;垄断企业呢?提升薪酬时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而普通员 工、职工望穿秋水,工资纹丝不动,即便动也是蹒跚而行。在一些地方,农民工的工资水平一直维持在极低的水平线上,甚十多年来仅是微调,增幅之缓慢让人寒 碜。这就是所谓的利润侵蚀工资,诚如中国社科院的报告称,很多企业利润的大幅增加在相当程度上是以职工的低收入为代价的。我国劳动力报酬占GDP的比例处 于低位,1990年至2005年,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例从53.4%降低到41.4%,降低了12个百分点。

   这就引申出一个话题,为何普通员工、职工,包括农民工要想涨工资那么难?而垄断企业高管、公务员每每都能如愿以偿呢?答案其实简单不过,话语权不同,有无 主导权的差别而已。日前,学者信力健直言不讳地指出,前不久广州市传出公务员加薪的消息,又宣布其他职工阶层今年工资将上涨14%, 实际是公务员加薪既有明确政策又有资金安排,很快可以到位,而职工工资的上涨只不过是政府的“要求”,一种愿景,并无切实可靠的保证措施,徒为“画饼”以 慰藉众人而已。事实正是如此,权力握在公务员手里,自己给自己涨工资自然便于推进,由此亦可解释为何推行十多年公车改革,效果不尽如人意,让公务员自我断 腕当然难乎其难啊。

   笔者相信,一些职能部门在薪酬调整方面,确实想有番作为,也确实不无诚意,比如,推行工资倍增计划,使普通职工的工资也得到大幅度上涨。但是,这样的计划 如果没有足够的监督和配套措施,就容易成为制度陷阱,对职工来说表面上是福音,实际上中看不中用。因为职工缺乏博弈能力,没有话语权,更没有决定权,在工 会孱弱的当下,涨不涨不是职工自己说了算。